Friday, 6 May 2011

吉蘭丹的咖啡摊


如果要我选择几个富有吉兰丹特色的飲食文化,这里的咖啡摊肯定进榜。以马来同胞居多的州府,少數印裔同胞早年来到这里,除了在园丘工作,有条件的,便在市区中建起摊子,卖起咖啡奶茶来。

 
单是摊子本身的设计便是个特色。档子本身像一座三面开放式吧台(Open Bar),台前各放着三张长木凳在档前,顧客跨過木凳,才能坐在凳上。檔主就站在理面,通常是一個人,比較大的檔口,頂多再請個幫手。檔裏的設備簡單:一個碳燒水爐,早年的大多數都自置冰櫥,自己結冰。沒能力買冰櫥者,便到制冰厰買冰,再把冰块放在裝着木屑的箱子内,以便延長冰塊融化的時間。

不像外地的嫲嫲摊供应多种食物,這裡的咖啡摊只供應飲料和半生熟蛋,不設灶堂烹煮食物。食物都是一些婦人在家煮好,如nasi berluak 、nasi lemak、nasi dagang等,用報紙和香蕉葉包起,送到檔子來,有的則會弄一些糕點,以寄售(consignment)的方式交易,檔主通常會在原價上加上一兩角錢,以賺些簿利。

哥打峇鲁过半的华人在中华学校上学,我也是其中一员。五零后以下的中華學校同學們對“Misai” 這個名字應該不會陌生,Misai 咖啡摊就在學校的對面,攤主來自印度南部,臉上留着兩撇鬍鬚(Misai),所以人人都稱他為Misai,Misai為人親切,臉上永遠帶着笑容。上課前或放學后,同學們或老師們都愛來這兒光顧。

在Kopitian還沒登陸哥市的年代,咖啡摊就是人們唯一的選擇。對於Misai咖啡攤,它是食堂、同學們交換考试情報的地方、也是解決糾紛的地方!无论好心情或坏心情,人人都爱吃这里的鮪魚咖哩饭(Nasi Gulai Ikan Ayo),每包卖两角钱,再加上一杯奶茶,不到五角钱。

記憶中的事物都是美好的。Misai 也是我的印度歌曲启蒙老师,咖啡摊里的收音机永远开着,一首首70’s年代的经典歌曲如:kaisa Hai Mere Dil、O Mere Raja 、 Gore Rang Pe 等不停的播放着,不仅慰籍了主人对故乡的思念,也成了我成长中的背景音乐之一。如今偶尔听到这些熟悉的歌曲,便会不由己的回想到在咖啡摊的流光岁月。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