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nesday, 13 June 2007

最 后 的 晚 餐: 炒 河 粉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广 东 炒, 或 称 滑 旦 河,在 槟 城 人 们 称 它 为 炒 河 粉, 或 大 板。是 大 马 普 遍 的 面 食。 炒 河 粉在这里是全天候供应的,从早餐到夜宵,随处可寻。在槟 城食客的心目中,它的地位不亚于 著 名 的炒 棵条和福建虾面。
炒河粉的做法 有 三 个 步 奏:先 把切 好 的河 粉 和 米 粉 用 大 火 炒 香,然后,把 它 放 在 一 边, 再 用 上 汤 把 肉 片, 鲜 虾, 鱼 饼 等 材 料 和 青 菜 烫 熟 捞 起, 铺 在 河 粉 上, 上 汤 调 味 打 献 淋 上 便 成。
檳城美 食 天 堂 这 个美 誉不 是 白白得来的, 肯花心 思 的 槟 城 小 贩 们, 爱在材 料 上 下工夫,除 了肉 片和 鲜 虾,还放几片叉烧,猪肝,粉肠等等,沾着不是单调的辣椒酱青,而是腌得刚刚好的青辣椒 , 味道 甜 酸 有 点 辣, 或是带着南洋风味的三巴马来盏,赞!
槟 城 的 朋 友,个 个 都 是嘗鮮专 家, 问 那 里 的 炒河 粉 最 好?每 个 答 案 都 不 一 样! 我 則 鍾 情 於Chulia Street 小 巷 里 的 一 摊 面档, 由 一 个 小 家 庭 经 营, 爸 爸 是 主 厨, 看 来 五 十 多 岁,沉默寡言不 太 多 活。 妈 妈 当 帮 手,大儿子 和 女 儿 负 责 饮 料, 档 子 就 在 路 边,档 子 的 旁 边 放 着 几 张 桌子,,就如一般路邊攤沒有兩樣,擺設基本簡單,一家 乐 融 融 的。 他 们 的 河 粉, 火候 十 足, 不 会 烧 焦 , 献 汁 打 得 滑, 更 难 得 是,材 料 的 选 择 多, 还 有 生 鱼 片 呢!生 鱼 一 定 是 当 天 买 的, 鱼 片 的 厚 度 很 重 要, 太 薄 太 厚 都 不 行。
光 顾 了 一 段 日 子, 老 板 娘认 得 我, 笑 眯 眯 的 问“材 料是 不 是 跟 上 次 一 样?” 不 一 会 儿, 一 碟 熱騰騰冒 烟 的 炒 大 板 呈 现 在 眼 前, 河 粉 上 铺 着 肉片, 鲜 虾,叉烧,猪肝,粉肠,鱼 圆,菜 心 和生 鱼 片,材 料 比河 粉 多, 豪 华 兼 奢 侈!我 超 喜 欢!隨同的 K 问:“如 果 明 天 就 是 世 界 末 日, 你最 后 的 晚 餐 要 吃 些 甚 么?” 我 笑 着 答: 还 用 问, 就 这 盘。“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