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day, 23 July 2007

童年棕事



这个时候谈粽子似乎不应节,刚拿到由弟弟从家里带到槟岛的粽子,妈妈把一早包好的粽子收在冰箱里,不只让居住在北海的我有机会尝到妈妈的棕子,还特别留给她的两个粉丝:昌铭和Wang。对于妈妈的粽子,昌铭是这样形容的:“繁荣妈的粽子,每一口咬下,都有不同的感受,太丰富了!’’ 而阿Wang说:“今年的有点peppery, but I like it .”

妈妈的粽子是由婆婆教传下来 的,小时候,每逢端午节前一个星期,我们都会跟随妈妈到祖母家帮忙,妈妈是二媳妇,家里的每个女人都要帮忙。大姑,二姑,大伯母等人都在场,婆婆是总厨,把糯米炒香,再把其他的材料备好,有虾米,香菇,栗子,猪肉,鱿鱼丝,还有黑豆沙呢!。而我们这些小孩便在屋子的后巷帮忙起火,二舅公把油桶打开,洗净水,慢慢的把水煮开,妯娌们一边包粽子一边谈天,多麽温馨的family day!妈妈把包好的粽子提到后巷来,放入煮开的水里,然后用木板盖着,我们把椅子搬到巷,围着粽子锅,玩游戏,猜谜语,不一会儿粽子熟了,二舅公把煮熟的粽子拿起来,挂在厨房里,在再把另一串粽子放进桶里煮,这样的程序会延续晚上。
当所有的粽子都煮熟了,厨房和饭厅已挂满了一串串的粽子,粽子的香味迷漫着整间屋子,好多天都不会散发;婆婆的任务还没完成,她检查每粒粽子,煮破了的留自己吃,满意的才分配给亲朋戚友,伙计们,人人有份,由大伯,爸爸和舅 公们负责发送。接者的几天,我们小 孩上学的便当都是粽子,我们家的粽子比别人家的大,更特别的是,我们家的粽子还有放黑豆沙,别人家的粽子是没有的,我总以此为荣!
如今,婆婆走了,昔日在一起包粽子,煮粽子,逢端午节在大华行(祖家的店称)祭拜祖先的情景已离我们远去,那些记忆也只能靠这难得保留的传统风俗传承下去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