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nesday, 26 March 2008

快乐星期五

小时候,早晨醒来的第一件事情便是望望墙壁上的日历,看看是不是星期五;在哥市,星期五是不用上学工作的,我所期待的除了不必上学,还有从早吃到晚的周末家庭日。父亲来自大家庭,一共有九个兄弟姐妹,因此我有很多的堂表兄弟姐妹。印象中,我们都没有甚么朋友,每天跟着这班兄弟姐妹们一起都已经足够了。那时候,我们很亲近。
早餐当然少不了马来饭,祖母家的桌子上永远都摆着一包包用香蕉叶和报纸包着的咖厘饭,谁来到谁就拿来吃,打开饭包,咖厘的辛香袭鼻而来,唤醒了食欲,摆在眼前的有米饭鸡肉或鱼和小黄瓜,配着辣椒醋,吃起来味道单纯鲜美;吃罢,倒一杯永远泡得刚刚好的kopi o来喝,才算完美。
星期五是回教徒的祷告日,平日繁忙的街道显得有点冷清,附近的教堂播送着可兰经陪伴着我们度过充满游戏的童年。
星期五的午餐是另人期待的,由巧手姑姑们轮流上阵,这天的中午我们都不吃饭,每个周末都有不同的面食和咸粥登场,因为人多,所以我们的午餐都是一大锅的准备:米采目汤,面汤,米粉汤,虾肉粥,猪肉鱿鱼粥等等,婆婆对食物有一定的要求和坚持,桌子上一定会有青葱,香菜,冬菜,蒜头油和辣椒配酱油!我对面食的热爱不是没有理由的。
下午茶可算是当天的高潮,巧手姑姑们继续留在厨房里,亲手泡制一道道可口的小吃来:五香条,菜燕,薄饼,咸糕,还有鸡蛋糕呢。我不时跑进厨房,目睹泡制过程,一幕幕的看在眼里,同时也印刻在心里。
这一切的童年记忆造成今天的我。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