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iday, 6 November 2009

与释道一法师谈另类饮食观──茹素



释道一法师简介
1997年大馬醫藥檢驗學院畢業
1997年下旬出家。
2002年台灣福嚴佛學院畢業
彼岸法音基金會、妙香林護法團、士拉央佛教會宗教顧問
檳城真光佛殿及北海華嚴講堂監院
廣餘長老佛教教育基金會總務
馬來西亞佛學院教員



繁荣:饮食是我们每日不可或缺的一个部份,在这多元的社会形态中,每一个人对饮食观的抉择必然是不同的。今天我们邀请道一师父,来给我们谈一谈「另类饮食观──茹素」。道一师父,您之所以「茹素」,是不是基于宗教因素呢?

一师:一个人的行为,取决于其观念。诚如「吃素」,一定是先建立了某些观念,进而在行为上就会做出吃素的决定。我茹素迄今,已超过十五年了。当然,一开始是因为宗教(北传佛教),但后来随着对教理的深入,我觉得基于宗教之理由而茹素,是不能真正突显素食的价值与意义的。

繁荣:即使「基于宗教为由,也无法突显素食的价值与意义」,可否请道一师父详加说明?

一师:从宗教的角度去倡导吃素,不仅无法突显价值,而且还会引生不必要的对抗与误会。这些对抗,或许是来自其他宗教的不认同,也更可能来自于同一宗教的不同派系的相互排斥。

繁荣:佛教向来倡导慈悲,也一样不能突显其价值吗?

一师:从「悲愍众生」的角度,确实是可以突显茹素的价值。但,有一点值得留意的,并非只有「茹素」才能展现佛教的慈悲精神。换句话说,除「茹素」以外,更有其他的福利慈善或弘法教学的工作,一样可以一展佛教的慈悲。再说,现代的素食,仿制了种种鱼肉虾蟹,在「口素心不素」的情形下,试问能长养慈悲吗?

繁荣:理解!……道一师父刚才提到,从宗教的立场来谈茹素,可能「引生对抗」与「相互排斥」,可否进一步说明?

一师:就佛教本身而言,南传(盛传于锡兰、泰国、缅甸等地的佛教)与北传(盛传于中国、台湾、韩国等地的佛教)就有饮食习惯上的差异──南传佛教可以吃荤食,而北传佛教则茹素。这一差异的因素是多元的,可能受着地理环境、风土民情或经历的时代等而形成。如果大家忽略当地的风土民情,而一味的坚持「吃荤食」或「茹素」的一面性,对抗与排斥就自然形成了。

繁荣:可是,佛教给人的向来认知与印象,不都是吃素的吗?

一师:其实,按佛陀的教诲,是没有限定一个佛教徒是否食荤还是茹素的。

繁荣:哦……是这样的吗?佛陀的用意何在?

一师:佛陀之所以不硬性规定,是希望佛弟子们随顺因缘(一般所言的「随缘」),去决定自己的饮食观。当然,随缘不是随便,也不是漫无方向的。所应考虑的因缘,包括个人体质、环境、民情、心理及对生物的情怀等等。

繁荣:这是否就是我们一般所说的flexible?

一师:对!flexible,伸缩性!就因为这一伸缩性(随缘),某些南传佛教的寺院基于慈悲的情怀或环境的允许,而转化为长期茹素;同样地,北传僧侣更可以在某些不便茹素的因缘环境下,允许开缘而食荤或吃不纯素的食物,大家切莫把该僧侣视为「破戒」或「犯戒」。

繁荣:「吃荤食」或「不纯素」的食物,还不算破戒吗?佛教不是提倡「不杀生」吗?

一师:按佛教的不杀生戒,恶心杀「人」才会被判「破戒」。一般杀畜生、昆虫等,仅属「犯戒」,若自觉惭愧,是可以忏悔的。而所犯的轻重,则取决于该生物的大小及从生到死的痛苦有多难受等等。形体越小,所犯越轻;不人道的虐杀,令其非常痛苦,而自己却心生快感,当然是属于犯重戒的。

繁荣:「吃荤食」或「不纯素」的食物,虽然不算「破戒」,但是否算是「犯戒」呢?

一师:如果该僧侣并没有指定为他杀某某动物,也就不是为了一饱自己的口欲而命令他人为他准备的荤食,吃这样的食物,并不会被判为「犯戒」的。就像那天我们在越南餐厅的情形一样,我一开始打从内心就是要吃「素黄梨炒饭」,而且还特别的交待「无肉」,但餐点上来时,虽没有肉,却放了章鱼。基于不浪费与糟蹋食物,章鱼挑出来,把饭吃了。不能说我「犯戒」啊!

繁荣:对呀,开始时我还为此感到不安呢,现在明白了!因缘是如此,也就只有随顺了!

一师:是的!此时,就要「随缘」,不然就浪费食物了。「随缘」,是佛教的慈悲与智慧的精髓!无可否认地,也有被人滥用的时候啦!

繁荣:从以上的谈话中,我们多少已经可以明白:素食的价值,无法完全从宗教去突显。那么,该从怎么样的观念去突显呢?

一师:虽则说不能完全从宗教去突显,但却可以从(一)对有情众生的慈悲情怀、(二)从己身的健康及(三)从爱护地球防止暖化的角度去深入发抒。

繁荣:好!下一次的访谈,希望一师父可以就以上的三点,带我们发现吃素的价值!


释道一的Facebook:
http://www.facebook.com/shidaoyi

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