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turday, 20 October 2012

家常滷肉

在我家裏,滷肉並不叫滷肉而叫晒油肉。晒油,乃醬油也。兒時,妈妈把三層肉切小口塊,再将肉塊和数瓣蒜头不去皮放在小锅内,倒下酱油,用中火煮片刻,即成,帶着蒜香味的醬油滲透每塊肉塊中,無論拿來拌飯或伴生麺吃,都討人喜愛。

我初次在家裏學煮曬油肉時,還閙了個笑話。話說那年還在念初中,那時的我已經開始對烹飪有興趣。某個下午,父母親帶着弟妹們祖父家去,家裏只剩我一人在家,
我趁這個機會在廚房裏“玩”起來,我學着媽媽從冰箱裏把豬肉取出來解凍,為了不讓母親發覺,我只拿了一小部分的肉,依照我的想象力和媽媽煮的方式,煮了一小鍋。殊不知,这一道看似容易烹制的家常小菜,竟在我第一次炮製宣告失敗,所謂的肉醬汁只是醬油味,不僅沒有蒜香味,而且還是超咸的,更不用提那煮得又干又硬的肉塊了。
結果,那一小鍋的咸肉塊的下場,便是丟進垃圾桶内。
長大后,開始接觸到家鄉以外的食物,滷豬肉便是其中的一种,也開始吃到來自不同地方,不同風味的滷肉,有放香料的,有辣味的,有來自臺灣的滷肉飯,泰國的滷豬腳等。滷肉的種類千變百化,令人驚嘆不已,大飽食福。
最近因工作的關係,不時得到首都吉隆坡開會,在我下榻的酒店附近,發現有家飯檔前煮了一大鍋滷肉,光看就覺得餓。我點一碗三層肉和粉腸,配飯吃,肉塊吃起來感覺良好,不是一般餐廳的味道,醬汁裏吃不到香料的味道,可是卻很美味,醬油的鹹香滲進肉裡,肥肉吃起來有QQ的存在感,而且皮油完全不膩口,黏香四溢。第二天也是最後一天開完會跟其他酒店的經理吃了晚飯囘到了房間,躺在床上看書時,腦中還是想着那一碗滷肉,可是剛才的晚餐還沒消化,心裏特別糾結,結果在無法專心看書的情況下,我還是起床換了衣服,來到了中南1巷的這家亞興飯檔,點了一樣的滷肉和粉腸和一碗飯,滷肉不會因爲我很飽了而遜色,我還是忍不住扒光光,嘴巴和舌頭都很開心滿意,可是肚子卻難受得很。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