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turday, 25 July 2009

Sate Java 爪哇沙爹





在日惹,见到不少沙爹的档口,看着看的,嘴便谗了,在北宫(Kraton Utara) 附近一家食店尝尝这里的沙爹,点了数支牛肉沙爹(Sate Sapi)。

在这里吃沙爹跟在大马不同,我们吃沙爹往往是当小吃,而在印尼则是主食,是不一样的感受。

熊熊的火炭上烤着一支支的肉串子,不时传来吱吱声响,炭烟和肉焦的味道引发了原始的食欲,端上来却的是去了串子的沙爹,还配有包菜,番茄,甜酱油 (kicap manis), 小辣椒和白饭,咦,原本只想解解谗当小吃的吃几支便算了的,怎么变了吃正餐?来之则安之,那就提早吃晚餐吧,我再要了一碗牛小大骨熬成的汤(Sup Iga Sapi), 这餐沙爹餐竟成了我在日惹的第一顿晚餐。
数年前友人昌铭到耶加达工作,我借此机会到耶加达探望和游玩,昌铭为我接风,带我来到一条不知名的街道,吃的是当地华侨的猪肉沙爹(Sate Babi),同样是配着白饭,令我念念不忘的,到现在还不时提起的咸菜排骨汤!

Post a Comment